晚風文學網 > SSS級狂龍楚牧 > 第324章 同樣的坑,再踩一次

h轟!

一瞬間,整個陰陽師界所有的強者全都對楚牧出手了。

就連龜下君這樣的強者也忍不住朝楚牧殺了過去。

“唉,諸位,你們都想殺我,但最終誰能殺了我呢?”

楚牧瞬間后退進入神殿之內,笑著道,“我倒是建議你們一個個來,這樣才不至于內訌,否則,一人打我一下,最終是誰打死我的都不知道,誰能得到她賜予的好處呢?”

“哦,忘了說了,那個女人只是被困在某個地方的可憐蟲而已,她若真有那么強大,在神殿內就殺了我了,何必利用你們呢,真是一群蠢蛋。”

轟!

話雖如此,但這些人已經被女人的大餅給弄暈了腦袋,根本不會去想這些,而是繼續瘋狂殺過來。

“既然如此,只好送你們上路了。”

楚牧臉上的笑容收斂,露出一抹冰冷。

他一直沒有忘記自己來到瀛國的目的,來到陰陽師界,就是為了幫自己的母親討回當年的債,雖然殺了不少人,但還不夠。

“屠了整個陰陽師界,雖然也不算全都討回當年的債,但也算是討回些許利息了吧?”

嗆!

山河劍在手,滔天劍意隨之爆發。

要知道,此刻的楚牧體內可是擁有著極為強大的力量,雖然沒有達到武圣強者的程度,卻也堪比半步武圣的能量,足夠他對付在場這些陰陽師界的強者了。

能量瞬間化作劍意,浩瀚無比的氣息升空而起,在他的頭頂上化作可怕無比的山河虛影。

只見,楚牧的四周,山河浩蕩,若是仔細看,就會發現這是一副有點兒破碎缺失的山河虛影,但,大體上能夠看得出來,這些山河虛影正是龍國的一些城市的縮影。

“一劍鎮山河!”

楚牧有心嘗試一下山河劍的傳承,一劍斬出,山河虛影突然爆發出無匹的威能,幻象剎那變成真實,如同無窮的山河降臨,朝那些攻擊過來的陰陽師鎮壓而下。

“假的,這一切都是假的,不要被他騙了。”

沖在最前面一個實力非常強大的老陰陽師怒喝一聲,周身爆發出一股可怕的力量,為了起到表率的作用,甚至不躲不避,當先朝楚牧殺了過去。

然而,就在這時,山河鎮壓而下。

他只覺得身形一顫,一股難以想象的壓力碾壓而下,就連慘叫聲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來,整個人直接被這股巨大的力量碾碎。

砰砰砰!

不僅這位老陰陽師,其他人也同樣緊隨其后,大部分人原本是想躲閃的,但聽到老陰陽師的話后,就不再躲避,而是直接殺了過去,結果可想而知,如同一個個氣球被碾爆一樣,他們竟然當場炸成血霧了。

“這是什么功法?”

鬼下君等四五個實力達到了武圣層次的強者感到不對勁迅速后退,在看到數十個強者同時被碾碎的時候,他們都驚呆了。

“山河虛影,當年那個女人也施展過這一招,但她施展出來時并沒有如此威力。”

鬼下君的目光閃爍著。

“還不錯。”

楚牧對自己這一招卻只是發出如此簡單的點評。

這一招,他動用了將近三成的能量,別說動用山河虛影,就算是換成他任何一招劍訣都能做到如此效果,甚至于,若是動用他最強的天地神劍訣,甚至可以再殺幾個堪比武圣級別的陰陽師。

畢竟,這些陰陽師雖然一個個看似都已經達到了武圣級別,實則他們修煉的功法本就有問題,所謂的武圣的真正實力,也就和龍國的靈元境后期差不多罷了。

至于鬼下君這個最強的,也只是堪比一二劫武圣而已。

“殺了他。”

鬼下君當先冷喝一聲,驟然一指頭頂,一把足足有百丈長的天劍瞬間朝楚牧斬下。

“天鬼劍。”

鬼下君身邊之人見到這一擊,紛紛露出震撼之色,“鬼下君動用最強一擊,打算將此人滅了獲取真神的賞賜,如此就沒有我們的事情了。”

“唉,鬼下君大義滅親,我等佩服。”

“鬼下君,加油。”

他們的實力本就無法和鬼下君相比,若是鬼下君動用最強一劍都無法斬殺楚牧,那他們動手也只是去送死而已。

數十個同伴的血肉還在散發著血腥味呢。

“孽障,當年你母親就是被本座這一劍斬得吐血差點炸開,時隔二十幾年,本座將再度以這一劍斬殺你。”

鬼下君對自己這一劍非常自信,覺得這一劍斬出,定然可以將楚牧徹底斬殺了。

楚牧聞言,眼中閃過一抹寒光,手中的山河劍突然爆發出更強的力量。

揮劍,斬下。

這是第二劍。

第二劍斬出,山河化大洋,如海浪、如江海、如銀河。

上善若水,水善萬物而利萬物。

世上蘊含著無窮生命的是水,蘊含著無窮殺機的也是水。

只見,鬼下君的天鬼劍落下一半,就被無窮的水流擋住,再也難以前進分毫,無論他如何用力都無法操控天鬼劍了。

“怎么會這樣?”

鬼下君的臉色大變,“當年那個女人就沒有如此攻擊,為何你卻懂得這一招?”

“這一招不怎么樣。”

楚牧嘀咕了一聲。

他從山河劍中得到的共有三招,但真正說起來,真正厲害的也就是鎮山河一招而已,其他的兩招都是借此衍生出來的。

“第三劍。”

楚牧有心嘗試一下山河劍的威能,雖然知道第三招也不怎么樣,卻也直接施展出來。

一劍斬出,無窮山岳從天而降。

一瞬間,整個陰陽師界的天空都被高大的山岳填滿了。

如同天崩地裂,一座接著一座的山岳從天而降,但并未立刻落下,而是在空中不斷融合,最終變成了一座高達不知多少層高度的山岳朝鬼下君鎮壓而下。

“華而不實,想憑此鎮壓本君,做夢。”

鬼下君冷笑一聲,雖然無法動用天鬼劍,卻有其他手段,只見他雙手握拳,爆發出難以想象的可怕力量,轟的一聲,一拳朝上方轟擊上去。

碰!

但,這一拳落下山岳上后,就連讓這一座巨大的山岳震動一下都做不到。

不,這座山岳在他的拳頭下縮水了。

“有用。”

鬼下君發現這一點后,看了一眼天鬼劍,發現還無法奈何楚牧的那一招,卻與之僵持在一起,便不再去管天鬼劍,而是一拳接著一拳轟擊上去。

他的拳勁落在山岳上,每一次都爆發出一股驚天動地的力量,使得山岳不斷縮水。

在他看來,他是成功的。

等這一座山岳落在他頭頂上的時候,就會徹底縮水成為不到十丈高大,如此小的山峰,他一拳就能將之轟碎了。

卻沒看到楚牧的臉上帶著淡淡的嘲諷之色。

“這一劍雖然只能算是勉強,但玩弄這種蠢貨卻是足夠了,不過,我倒是可以好好研究一下,將第一劍開發出一些其他的劍訣。”

這兩大劍招的好處就在于,楚牧施展完成就不用去管,甚至可以思考應該如何改良這一招。

“不過,第一招之所以威力沒有達到我想象之中那么強大,是我的原因,既然想鎮山河,就必須先踏遍山河才行,我若是就連完整的山河虛影都沒有辦法自己勾勒出來,如何能讓這一招更強?”

楚牧很清楚,自己施展第一劍的時候,浮現而出的山河虛影中之所以殘缺,不是整個龍國的山河全貌,因為那些山河正是楚牧去過的地方,并以自己的劍將之施展出來。

若是楚牧能將整個龍國都走一遍,那么,他的山河劍的威力將會更強。

轟!

就在楚牧尋思著的時候,鬼下君孜孜不倦的拳頭轟擊之下,那座山岳終于被他轟擊成只有不到十丈高,繼而落在他的頭頂上了。

“這一拳,碎了你。”

他哈哈大笑了一聲,身形騰空而起,直接爆發出最強一拳,打算以不強的血肉之軀與之硬碰硬。

轟!

咔嚓!

拳頭落在他的身上,但他的笑容還未擴散,就被清脆的骨裂聲給弄得凝固了。

緊接著,一股巨大的力量反彈回來,將他的手臂震碎的同時,山岳的重力爆發,將他整個人直接壓在地上。

鬼下君慘叫一聲,整個人被碾壓在地上。

猝不及防之下,他的雙腿沒入地面,整個人如同種蘿卜一樣只剩下一個腦袋露在地面,卻也被山岳死死鎮壓著。

他的七竅流血,整個人看起來悲慘之極。

“鬼下君。”

“怎么會這樣?”

其他幾個高手都露出驚駭之色。

但,還未等他們反應過來上前幫忙,就見楚牧的身形飛起,落在山峰上。

“鬼下君,多謝你幫我將這座華而不實的山岳打磨凝練成為完整的百萬鈞重力的山峰。”

楚牧輕聲一笑,“作為報答,我將讓你死無全尸。”

轟!

楚牧一跺腳,強大的力量注入山岳之內,頓時,鬼下君的腦袋當場炸裂成為血霧。

楚牧卻還覺得不夠,一指點向下方,那一座被鬼下君凝練成為實體化的山岳竟然當場變化成為一把十丈長的重劍,劍尖朝下,轟的一聲直接貫穿地下,將鬼下君剩下的肉身和靈神徹底毀滅。

“不...”

“鬼下君。”

瀛國第一強者,陰陽師界最頂尖的強者鬼下君,隕!

隨著鬼下君的死亡,眾人驚恐之余,如同驚弓之鳥四散逃開。

“斬。”

楚牧眼眸冰冷,山河劍橫掃,一股浩瀚的劍氣掃過,頓時將跑得比較慢的五六人攔腰斬殺。

唯有三個跑得最快的一下子就跑沒影子了。

“算你們運氣好。”

楚牧并未追殺上去,而是目光看向神殿的方向,他發現,神殿正在悄悄吸收那些被他斬殺了的之人的血霧。

似乎感應到楚牧的目光,知道自己的小舉動被發現了,對方變得肆無忌憚起來,頓時,血霧化作長龍朝神殿滾滾而去。

“躲在后面撿便宜,問過我的意見了嗎?”

楚牧冷笑一聲,一劍斬下,劍氣橫掃,瞬間將血霧長龍斬斷。

“小子,你找死。”

神殿內,傳出紅衣妖艷女子的怒吼聲。

楚牧一言不發,催動圣陽之火,將剩下的大概一半左右的血霧全都燃燒殆盡,以免再被紅衣妖艷女子偷偷吸走。

雖然不知道對方吸收血霧做什么,但絕不是什么好事,阻攔就對了。

“本尊馬上要出去了,你死定了。”

紅衣妖艷女子怒喝道。

楚牧淡然道,“我站在這里等你三秒,你若能出來就滾出來,否則就給我滾回去。”

“你等著。”

隨著對方冰冷的聲音落下,神殿內竟然有鬼哭狼嚎的聲音傳出來了。

楚牧微微瞇著眼睛,想著要不要等第三秒鐘的時候,一道血色的人影從神殿內大步走出來。

雖然對方還未徹底成型,看起來只是一個無面的血人,但對方身上爆發著的氣息卻非常強大,絕對不是武圣級別的強者所能相比的。

“原來是用來凝聚身外化身,你可真是太壞了。”

楚牧嘆息一聲,不僅沒有任何懼怕,反而松了一口氣。

他還以為這紅衣妖艷女人能憑借著那些人的血肉碎片沖出來,結果本體不出來,只能凝聚化身,這等手段雖然不凡,卻無法對他產生威脅。

畢竟,這些人活著的時候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不用說部分血肉化作血霧被改造成為化身,更不用擔心了。

“你,想怎么死?”

紅衣妖艷女子冰冷的聲音從血人的身上傳出來。

楚牧詫異道,“你就連嘴巴都沒有,竟然還能說話,看來是你分出一部分元神進入到血人的體內掌控血人,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分身之法嗎?”

血人沒有說話,而是直接爆發出最強的攻擊,朝楚牧殺過來。

轟!

一瞬間,血人的背后有九條血色的狐貍尾巴沖天而起,帶著可怕的威能朝楚牧絞殺而來。

“晦氣,原本我還以為你的靈神修煉成為狐貍,本體應該是人,現在看來,你竟然是傳說中的妖怪,沒想到我的韭菜是你這種垃圾。”

楚牧叱喝一聲,身形卻是瞬間后退千米,但九條血色的狐貍尾巴的速度非常快,依舊朝楚牧攻擊而至,一瞬間就將楚牧四周空間封鎖,使得楚牧如同被困在一個封閉的房間中一樣,竟然無法繼續后退了。

“有點本事啊。”

楚牧贊嘆一聲,山河劍翻轉,一劍接著一劍斬出,擋住了不斷絞殺而至的九條血色的狐貍尾巴。

鏘鏘鏘!

二者的攻擊碰撞在一起時,竟然濺起無數火花,似乎是兩把神兵在交鋒一樣,使楚牧忍不住皺起了眉頭,贊嘆道,“好一具血人化身,剛才若非我及時阻止你吸收那些血霧,你這一具血人的實力恐怕會比鬼下君更強。”

“可惜啊,你的手段再強,沒有足夠的能量支持都沒用。”

而后,楚牧搖了搖頭,直接人劍合一朝血人刺殺過去。

血人雖然被紅衣妖艷女子的天地元神附身,卻因為隔著太遠,行動起來不夠靈活,再加上它的主要攻擊是九條狐貍尾巴,反應遲鈍之下,沒料到楚牧會不顧攻擊,直接殺過來,一不小心之下,直接被楚牧人劍合一將之刺穿,血人當場四分五裂。

不過,卻有一縷靈光從血人身上飛起,直接沖入楚牧的體內。

“你上當了,哈哈哈。”

紅衣妖艷女子得意的大笑聲從神殿內傳出來,“你以為本尊是打算用這一具身外化身殺你嗎?區區一群廢物的血肉能量還無法對你造成什么傷害,但,本尊的天地元神的靈光卻是不同,只要你沒有度過九次超凡劫,沒有徹底蛻變,就不可能擋得住本尊的一縷靈光。”

“哪怕,只是一縷非常微弱的靈光,但對于你這種‘俗人’‘螻蟻’卻是足夠了。”

此刻,神殿內,結界對面,紅衣妖艷女子得意大笑著,只覺得這一次是近百年來自己最開心的一刻,忍不住抓起一邊的小白狗一陣揉捏,疼得小白狗嗷嗷慘叫著。

“馬上,我那一縷靈光掌控了他后,他就會乖乖來到大結界面前任由本尊驅使了,哈哈哈。”

紅衣妖艷女子激動的聲音遠遠傳出去,直到結界外面。

卻沒看到的是,不遠處的楚牧的臉上正露出一抹壞笑,“這女人以為我被她掌控了,殊不知她這一縷天地元神的靈光正好被我吞噬了,融入我的體內后,幫我將封印解開了。”

楚牧的體內,強大的力量如同開了閘的洪水一樣,正在體內洶涌澎湃流淌著。

滋滋滋!

正當楚牧滿臉享受久違了的力量帶來的快感的時候,忽然全身肌膚不斷裂開,鮮血不斷往外噴,卻是他那已經達到了靈元境的肉身,竟然還無法承受封印全開,一身修為全部爆發的能量。

“原神之力還是太強,而且,我的一身修為徹底轉化成為天地元神訣的能量后,已經不再是普通的能量能相比的了。”

楚牧嘆息了一聲。

而后,心念一動,體內九根銀針破體而出。

“封!”

而后,楚牧隔空操控九根銀針,分別扎入體內,以這九根銀針再度將自己的原神封印了。

“封印后,雖然沒了原神之力,但能動用的能量也堪比武圣級別了,具體多少,卻不好說。”

楚牧對此已經非常滿意了。

正當他準備將正在飆血的肉身止血后,耳中就聽紅衣妖艷女子命令的聲音傳出,“本尊的奴隸,進來吧,接受本尊的傳承,本尊將賜予你強大的力量,讓你徹底成為本尊的代言人。”

楚牧的目光閃爍了片刻,看了一眼已經止住飆血的肉身,想了想,強行動用力量,將傷口崩裂,然后神色麻木,一步步走入神殿。

沒多久,他就來到了那一層大結界外。

“你來了。”

紅衣妖艷女子看著近在咫尺,卻隔著一個世界的楚牧,不由露出驚喜之色,就準備再度沖擊結界。

“小心啊主人,萬一他是偽裝的呢。”白色小狗在一邊提醒道。

“滾一邊去。”

紅衣妖艷女子不屑一笑,“天地元神的元靈之光,絕對不是他這種俗人能抵擋的,現在的他已經徹底被我掌控了,雖然只是暫時的,但一定不會有事。”

“是。”

白色小狗被踹到一邊,不敢有絲毫不滿意,連忙奉承著,“主人神威,小白祝賀主人最先布局成功,等大變來臨那一日,主人將徹底掌控主動權。”

“哈哈哈,日后少不了你一分好處。”

紅衣妖艷女子哈哈大笑著,生怕楚牧掙脫自己的控制,便爆發出最強的力量沖擊結界。

轟轟轟!

天雷滾滾不斷落在紅衣妖艷女子的身上,雖然疼痛,她卻覺得不算什么,因為這一次過后,她將徹底布局成功,可以在未來掌握先機。

好不容易,她闖到了結界邊沿,強行頂著巨大的壓力,將一只手伸出去,對著神色麻木的楚牧道,“快,伸出你的手,與本尊的手貼在一起,本尊賜予你無上神力。”

“是。”

楚牧的神色麻木,右手伸出,體內,早就凝聚完成了的道魔種緩緩移動,就在他的手碰到對方的手掌時候,紅衣妖艷女子正準備將力量輸送過來,加強對楚牧的掌控那一刻,一把劍尖突然從楚牧的掌心沖出來,刺破了她的掌心,疼痛之下,她下意識的縮回手,就連原本準備注給楚牧的能量也縮了回去。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楚牧的道魔種直接順著傷口沖入她的體內。

原本,自從上一次吃了虧后,她就在自己的身上設下重重關卡,就是為了防止突然被種下魔種,除非她自愿,魔種才能進入到她的體內。

而這一次,她刺痛之下,能量縮回體內,剛好帶著道魔種順利進入她的體內深處,而后,道魔種當場與她原本的魔種融合在一起。

轟!

一瞬間,原本并不完美的道魔種徹底完美了。

生根、發芽。

她再也無法壓制。

楚牧面露驚喜之色,“成了,我的韭菜啊,徹底種下了,哈哈。”

“渾蛋,你對本尊做了什么?”

紅衣妖艷女子滿臉驚恐,想攻擊楚牧,卻發現當自己對楚牧產生殺意的時候,體內的能量就滾滾消失,體內的道魔種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成長,嚇得她連忙縮將殺意散去,體內才恢復正常。

“你對我種了道心種魔之法?”紅衣妖艷女子怒視著楚牧。

楚牧咧嘴一笑,“答對了。”

“該死啊啊啊。”

紅衣妖艷女子怒吼著,身形不進反退,又經過一輪雷霆的洗禮才退了回去,當她回到小狗崽身邊的時候,已經渾身傷痕累累了。

但這些都只是表面的傷勢,對她造不成影響,讓她膽寒心顫的是,她被楚牧種下道心種魔之法,而且,她能感應到,這一次的魔種是完美的魔種。

她無法擺脫楚牧,徹底成了楚牧的韭菜了。

“同一個坑,踩了兩次,你可真是大聰明。”

楚牧贊嘆道,“韭菜,給你一點時間好好考慮該如何對我這個主子,否則,我不介意把你吸干了,得到你的天地元神之力。”

“再見。”

為了防止這顆韭菜破罐子破摔和自己同歸于盡,楚牧決定給她一點時間,當即以最快的速度退出神殿。

轟!

果然,隨著他剛離開神殿,就聽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響起,緊接著,整座神殿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由內而外震碎。

“厲害啊。”

楚牧贊嘆道。

目光看向結界,紅衣妖艷女子已經消失不見了,但對方留下的力量余威還在,顯示出她的心情非常不好。

“竟然降服了一個陸地神仙,爽歪歪。”

楚牧大笑著離開。

陰陽世界差不多徹底被滅了,再加上外界那些世家也被毀滅的差不多,這一次瀛國之行功德圓滿了。

“那小子竟然將神殿毀了,咦,有強者在對面,是那個九尾妖狐。”

就在楚牧離開后,之前那個帶他去看方士術法巖壁的神秘怪老頭突然出現,看著眼前的一切,他震驚無比,“我還以為這小子死定了呢,沒想到他這么厲害,竟然能讓九尾妖狐一怒之下毀了通道,嘖嘖,好事,真是好事啊。”

“看來,那小子是當看門人的好苗子,再看看,是時候把他拉進組織里面,嘖嘖。”

而后,他一揮手,無數塊靈石飛出,在原地布置陣法,將那個殘存的結界徹底封鎖起來,這才喜滋滋地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