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風文學網 > 傅少纏愛替身罪妻顧清雨傅廷也 > 第520章 不相信你老公?
傅廷也趕到顧家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一點鐘了,路上還耽誤了點時間。
男人俊顏上滿是緊張,按下了門鈴,但很久都沒有人開門。
難道他們又把顧清雨被關在房間里了?
傅廷也有些急躁的按著門鈴,有些粗魯。
忽然,家門打開,露出了顧清雨那張精致的小臉,下一秒,男人直接將她拉入了懷中,緊緊抱著她纖細的身子。
他的下巴抵在顧清雨的肩膀生,在她的耳邊低聲道:“我還以為你又被關起來了。”
仿佛只有緊緊的抱在自己的懷里,才能夠有安全感。
顧清雨愣了幾秒鐘,然后抱住了男人的身體,說:“我沒事……”
就在這個時候,顧母走了過來,面無表情地說:“傅先生,既然來了,就進來說話吧,站在門口算怎么回事,讓別人看到了,還以為我欺負你。”
說完,顧母就轉身朝著客廳走去。
傅廷也站直了身子,看著她:“你沒事就好,交給我,我來處理。”
“我……”
她想要說些什么,卻被男人打斷:“什么都不用說了,我也知道你們家人想干什么,放心,我不會對他們怎么樣,畢竟是你的親人。”
傅廷也拉著她的手,走進了家里。
顧清風和妻子坐在沙發上,兩個人心事重重的樣子,像是遭受了什么打擊一樣。
“坐吧,我有事情想跟傅先生聊聊。”顧母坐在對面的沙發上。
傅廷也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然后拉著她坐在了沙發上,沉聲道:“阿姨有什么事,直接說吧,但我提前聲明,你女兒我要定了,我絕不放棄,還有這件事是我的錯,別怪她,有什么火直接往我身上撒,我也不會仗勢欺人。”
顧母看著他如此維護的顧清雨,竟然笑了:“看來你是真的喜歡我們家小雨,不然就你這樣的身價想要什么女人找不到呢,那我問你,你是不是非我女兒不娶?”
“是!”
傅廷也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回答。
而這個回答讓坐在旁邊的顧清雨嘴角浮現了一抹笑意,不禁握緊了男人的手。
顧母又問:“那好,既然這樣,我給你兩條路,一,你帶著安安走,從此跟顧清雨斷了聯系,反正你也只是想要自己的孩子而已。”
話還沒說完,就被傅廷也打斷:“不可能,安安是我女兒,但清雨是我的妻子,我都要。”
顧母面色冷靜:“我還沒說第二條路呢,第二,你把那個張小慧抓到,把錢全部拿回來,我就讓清雨嫁給你,你自己選。”
聽到這第二個選擇,傅廷也緊繃的俊顏終于松懈了幾分:“我當然選后者。”
“既然你選了就不能后悔,我要盡快看到那個張小慧,越快越好!還有我丈夫和張小慧的那個私生子!”
傅廷也漆黑的眼眸中掠過一抹意外,沒想到顧母竟然全部都知道了。
他看向身旁的女人:“你全部都想起來了,嗯?”
“差不多吧。”她也不能說自己全部想起來,但基本那些重要的事情都想起來了。
傅廷也突然皺起了眉頭,發現女人的臉頰似乎有些紅腫,冷聲道:“被打了?”
顧清雨淡淡的說:“沒有。”
顧母忍不住問道:“你到底對張曉慧知道多少?她除了給我丈夫生了孩子,卷款攜逃之外,還做過什么?”
一提起這個女人,顧母就忍不住的全身顫抖,恨不得直接飛過去撕爛這個女人的臉。
傅廷也看著顧母情緒激動的樣子,緩緩開口道:“本來我不想摻和你們的家事,而且顧叔叔已經過世了,說那些也沒什么意義,但現在看來似乎成為了我和清雨在一起的關鍵證據,我也只能說出來了,其實這個張曉慧私吞了顧家公司賬目上很多錢,她被顧叔叔養了很多年,但是卻暗地里跟公司的財務總監勾搭上了,所以她一個人沒那么大本事攜款潛逃。”
顧母不禁放聲大笑,笑聲里滿是悲涼:“真是悲哀啊,他養著那個賤人,那個賤人卻還背著他在外面養其他男人,活該!”
傅廷也又說道:“據我所知,張曉慧和那個男人逃到國外定居之后,日子并不太平,那個男人嫌棄她帶著和顧叔叔的私生子,處處刁難,不給生活費。”
“活該!這個賤人純屬活該!而且這都是我們顧家的錢!憑什么讓這兩個人拿去瀟灑!”
“不過請放心,我已經開始布局了,他們正在跟我談合作,想要投資,等這筆錢到賬之后,我會還給你們顧家。”傅廷也說。
顧母激動的站起身子:“這筆錢我就是捐了,也不能讓這對狗男女拿著逍遙快活!你要是能把這筆錢給我追回來,我就不會阻止你和清雨在一起!但是我有個條件,我要盡快!這個月!我等不了了,如果再等個一年半載的,我可能會直接被氣死!”
……
下午。
傅廷也開車送她回去。
車內的氛圍倒是輕松了不少,男人瞥了她一眼:“是被你媽打的?”
“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真的能夠在一個月之內讓那對狗男女上鉤?”顧清雨開始有些擔心。
傅廷也低笑了一聲:“不相信你老公?”
她微微一怔:“什么老公,還沒復婚呢,你就是個前夫。”
男人的臉色瞬間發生了細微的變化,說:“那好,現在就去復婚,正好趕在他們下班之前。”
“你忘了我媽說的嗎,得讓你追回這筆錢之后,才不會阻止我們。”
傅廷也不悅的皺起了眉頭:“早知道我先拿錢墊上。”
“不一樣!我們要你的錢又有什么意思呢,要的是那對狗男女不好過!害得我們吃了這么多的苦!”
“放心吧,這個月底我給你們顧家人一個交代。”
看著男人俊美的側臉,那種自信是自己從未擁有過的,她不禁露出了笑容:“希望安安以后長大了可以像你一樣自信。”
傅廷也有些好笑的看向她:“我的女兒這一輩子都不會有低頭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