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風文學網 > 女修兇猛 > 第394章 入府
  袁菁送走袁家眾人后,隔日在城主找到另一家野集,花了一百下品靈石,寄去了一封以蛇蟲文禁制封印的書信。

  劍城距離西田城,何止萬里之遙,普通傳訊符,飛不了那么遠。

  她只能用這種辦法,確認父親等人的安全。

  好在等了小半日,她便從野集駐點收到一封以同樣手段封印的書信。

  她心中安穩大半,撕開書信,看到信中言及袁家已被劍城接納,再無任何疑慮,前往城主府。

  文子真這兩日一直派人盯著袁菁。

  袁菁得知朋友被抓后的惱怒。愧疚、事后派人打聽消息時的焦急、這兩日的心不在焉……

  一切的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也讓他徹底熄了對袁之平暗中動手腳的念頭。

  雖說袁菁重情義,可一名剛認識沒多久的女散修,在她心中分量又能有多重?

  他本來想做二手準備,現在看來,完全沒必要。

  袁菁儼然將那個女散修當成了人生知己,十分在意。

  文子真想起那女散修被抓來時惶恐不安,一副聽話求饒的模樣,不禁低笑一聲。

  到底是年輕,識人不明。

  不過這樣也好,那女修是個軟柿子,好拿捏,袁菁為了知己,自會乖乖聽他命令行事。

  這時,幕僚“文一”匆匆進來,“主人,袁菁到了。”

  文子真眼皮微掀,淡聲吩咐:“不必帶過來,直接帶她去見那女修。

  你在暗中盯著,若有異常,即刻回稟。”

  “文一”恭身,“小人這就去。”

  ……

  袁菁跟著“文一”來到距離客院極遠的一處被困陣籠罩的偏院。

  剛踏進院門,她便看到向苼正坐在院中,慢悠悠地品著茶,仿佛自身所在的不是一個牢籠,而是隱居清幽之地。

  袁菁僵在院門前,愧意如潮水一般涌上心田,一時間竟不敢進去。

  不知過了多久,向苼杯中的茶空了。

  她抬頭望向院門,看著兩眼紅得跟兔子似的袁菁,清淺一笑:

  “怎么不進來?”

  袁菁嘴唇微抿,默默走到桌邊一言不發。

  向苼也不管她,隨手取了桌上一只倒扣的新杯,擦了擦,放在袁菁面前,倒滿茶水。

  袁菁看到她無名指上空空蕩蕩,神色一怔:“你的儲物戒……”

  “無妨。”

  向苼一臉云淡風輕:“我一個散修,戒指里也沒什么要緊的東西,他們拿去就拿去。”

  袁菁越發愧疚,“離姐姐,是我對不起你……”

  “你有什么對不起我的?”

  向苼抬眸,語氣溫和,“我本就想去天龍帝墓湊熱鬧,如今有城主府帶著,省去許多功夫,倒也不算禍事。”

  袁菁眼眶更紅了,緊緊攥著向苼衣袖,咬牙道:

  “離姐姐,你罵我吧!你這樣……我心里難受極了。”

  “好了,事已至此,你說再多的愧言,有何意義?”

  向苼掙開袁菁的手:“人心險惡,你這般情緒外露,只會讓人有機可乘。”

  聽得此話,袁菁這才反應過來,猛地回頭看去。

  看到站在院門前的“文一”,她神色頓時一慌。

  向苼似笑非笑,“現在才察覺到有人盯著,不覺得太晚了?”

  袁菁見她毫不慌張,有些發懵,指著文一:“他……”

  “不用管他。”

  向苼垂下眼眸,繼續擺弄茶具,“我們之間的對話,不會傳到文子真耳中。”

  袁菁更懵了。

  這文一她認得,是文子真的頭號心腹,怎么可能背叛主人?

  “菁妹,有時候親眼所見的,也不一定是真。”

  向苼眼中含笑,輕描淡寫地點撥一句:“你就不覺得,你爹爹這次帶人走得太爽快了么?好似全然不擔心你的安危?”

  袁菁神色怔然。

  被向苼這么一提醒,她這才察覺到,爹爹確實走得太果斷了,若是換作從前,他肯定不會讓自己一個人冒險。

  她又想起父親的僅有的幾次交代,都是讓她聽李姐姐的話……

  想到這里,袁菁恍然大悟,“姐姐你和爹爹早就串通好了?姐姐你是故意留下來照應我的?!”

  向苼含笑點頭。

  “原來是這樣。”

  袁菁立馬轉悲為喜,旋即又氣得噘嘴,“你和爹爹太過分了,居然瞞著我。”

  向苼搖頭,“不瞞著你,照你這氣性,一眼就要被文子真看穿。”

  “誰說的?”

  袁菁正想反駁幾句,但一想到自己這幾天情緒外露,頓時心虛地小聲嘀咕道:“等我以后多遇上兩次,我也可以演得很好的……”

  她念叨著,忽然又想起什么,疑惑道:“不對啊離姐姐,你怎么知道文子真一定會抓你,而不是用我爹爹威脅我呢?”

  向苼微微一笑,“我自然不知,所以動了些手腳。”

  言罷,向苼眼神示意院門。

  袁菁回頭看到文一,頓時明白其中貓膩,旋即心跳微微加快。

  她一直覺得離姐姐性子,過于隨和了,隨和到她忍不住為之擔憂,憂其獨自闖蕩修真界時,能否護住自己。

  可現在看來,事實與她所想,差太遠了。

  文子真是什么人?

  他是統御一方,心機深沉的城主,是竅穴圓滿,只差半步化神的強者!

  這樣一個從前她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卻被離姐姐略施手段耍得團團轉,至今還蒙在鼓里,絲毫未有察覺。

  離姐姐真厲害!

  袁菁兩眼發亮,情不自禁地坐直身子,“那離姐姐,咱們下一步如何打算?”

  “自然是文子真安排什么,我們就做什么。”

  向苼失笑,“難不成還想指望我跟文子真光明正大的斗一場?”

  袁菁神色微窘,“小妹思慮不周,離姐姐莫怪。”

  “并非怪你。”

  向苼放下茶盞,“提前告訴你,是怕你這兩日憂心傷神,惹出事端。

  距離拍賣會沒幾天了,你要好好收斂性子,免得被文子真看出端倪,否則你倒是無事,我可就要性命不保了。”

  袁菁當即神色一凜,鄭重點頭。

  向苼接著問,“你那血脈神通,練得如何了?”

  “已經煉成了。”

  說到神通,袁菁臉色輕松不少,“那神通與我天生契合,只是看了一眼就入門了,如今已經到了融會貫通的地步,施法只需半息。”

  向苼輕嗯一聲,“文子真定會檢驗你神通效果,記得給自己留些余地。”

  袁菁一怔,旋即立馬點頭。

  當晚,文子真就將袁菁叫去,檢驗神通效果。

  袁菁將向苼的話聽了進去,特地放慢施法速度,將時間延長到五息,方才“吃力”地點明地脈所在。

  即便如此,文子真仍是面露喜色,匆匆吩咐文一將人送回偏院,便急匆匆地走了。

  ……

  與此同時,城主府客院內,隔音禁制明晃晃地罩著。

  洛輕蕓等人正圍坐一堂,商議要事。

  “可打探清楚了,無極仙宗的人還沒到?”

  問出這話的女子,一身白衣素裙,坐于首位,儼然是此次飄雪殿弟子領頭之人。

  此女,卻非外間情報中所寫的洛輕蕓,面生得很。

  洛輕蕓坐在右首,聽到女子問話,當即開口:“此事我親自盯著,絕不會有錯。”

  白衣女子瞇了瞇眼,嗓音清冷:“看來他們還是老樣子,打算在拍賣會當天現身……”

  位于左下首的林北嵐,聞言柳眉微蹙,“這是何道理?為何不早些來與我們通一聲氣?”

  “無極仙宗之人,向來高傲。”

  白衣女子冷笑一聲,“這么多年過去,他們還是沒改掉拿鼻孔看人的臭脾氣。”

  洛輕蕓皺眉,“姜易他們不是那樣的人。”

  白衣女子搖頭,“天龍大帝墓事關飛升之法,無極仙宗至少也會與我們一樣,派一名化神過來探一探虛實。

  你那些故交或許與你們一樣,擔心東洲地神的安危,可無極仙宗的規矩,他們越不過去。”

  洛輕蕓聽得這番話,心下悵然。

  東洲的上限太低了,曾經的宗主長老,到了西洲都成了聽命行事的弟子。

  這六十多年來,她在飄雪殿努力修行,至今堪堪出竅中期。

  姜易乃是轉世重修之人,修為怎么也不可能比她低。

  也不知他現在是否已經跨過天塹,成就化神……

  白衣女子見洛輕蕓怔怔出神,語氣微軟,“我知你擔心向苼,不過多思無益。

  此事尚且需印證,再有兩日便是拍賣會,是真是假,到時一問便知。”

  洛輕蕓思緒回攏,輕輕點頭表示明白。

  接下來,眾人各自說起自城中打探出的情報,辨別真假。

  一個時辰后,討論接近尾聲。

  座中忽然有人談論起忽然舉家搬離西田城的袁家。

  “此事,弟子略知一二。”

  坐在末位的唐茵忽然出聲:“那袁家有一獨女,生得漂亮,被城主看上,接來當侍妾,現在就住在西邊一處偏院。

  我還特地去看過,走到一半就被人攔了下來,遠遠可見偏院被一座困陣籠罩,想來那袁家獨女不是自愿入府的。”

  此話一出,白衣女子臉色頓沉,“竟有此事?”

  飄雪殿立殿宗旨之一,就是為了維護天下女修,不受男修欺辱。

  文子真敢在她們眼皮子底下,干出這檔子事,與公然挑釁有何區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