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風文學網 > 天醫下山當贅婿云軒沈如玉 > 第1177章 絕對的自信
現在他們一場賭局的數字,就要一個億還有兩個億,這是真的讓他傾家蕩產的節奏啊。
“我明白了,白玫瑰,今天你讓我過來,其實根本就不是想要跟我賭一賭的,你就是想把我的那一間酒吧,還有把我所有的財產都給奪走是嗎?”
杜石榴怒道,這個時候,她也沒有選擇繼續偽裝下去的必要了,他們兩個人可以說已經是撕破臉了,她就直接指著白玫瑰的鼻子說道:“你也太囂張了吧,難道你真的以為自己能夠穩定地贏下了我了嗎?”
“雖然在這間酒吧里面你是主場,但是如果要賭一賭的話,你也是有輸掉的可能性的,可別忘了我這一次也是有備而來的。”
“哈哈哈,你是有備而來的,那你說一說,你是準備了什么樣的事情啊?我當時很好奇呀,你究竟是有什么樣的底氣,敢在我的酒吧里面對我說這種話。”
白玫瑰冷笑了一聲,非常的不屑,她根本不知道杜石榴現在還有什么資格繼續偽裝下去,要知道,王天二那個家伙都已經躺在病床上沒有醒過來了,可以說杜石榴就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女人了,這個女人不想辦法去逃跑,還愿意繼續留在晉西這個地方,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曾經得罪了多少人啊。
這里的確是杜石榴發展起來的地方,但是因為之前的生意上的原因,她也在這里得罪了不少人,如果王天兒真正倒下去了之后,可以說杜石榴就是真正的危險了。
“你要是想跟我賭的話也可以,但是這中間我也要有一個條件,因為我現在一個人來到這里,我也對你們有一些不放心的地方,所以我們必須要改變一種賭博的方式才行。”
杜石榴站了起來,看著白玫瑰,還有那兩個年輕的男女說道。
對于宋家,還有李家的人,杜石榴還是得慎重對待的,她這么說也是對這三個人的一種警告,如果三個人看得起她,就會慎重考慮要不要入局。
若是決定要要入局之中,也就怪不得別人了,到時候輸了錢之后,杜石榴也不會對這三個年輕人手軟。
白玫瑰聽到這番話的時候,眼眸之中浮現出來了一些不屑的味道,她知道杜石榴肯定已經猜到了一些什么樣的事情,她知道了自己上一次之所以輸掉賭注,就是因為他們在故意的打假賽。
所以現在杜石榴之所以這么說,就是防止他們去打假賽。
白玫瑰看著杜石榴說道:“你有什么樣的想法,當然可以直說就是了,我可以告訴你,無論你做了什么樣的準備,我一定會贏下來的。”
白玫瑰心里面了哼了一聲,她不知道杜石榴有什么樣的資格敢跟自己去斗,在這個酒吧里面,這里面所有的人都是他的人,他可以說認識所有的拳擊手,無論都是找什么樣的人,她都可以去操控最后的結果。
所以說這場賭注從一開始的時候,結局究竟注定了,那就是無論怎么樣,白玫瑰肯定會贏下來最后的結局。
這也是為什么,白玫瑰有底氣敢叫宋家還有李家的公子哥們來到這里賺錢的原因,這也是她去討好宋家還有李家的手段。
如果這一次她輸掉了賭局,那不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了嗎?
“玫瑰姐,你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我們在這里是為了賺錢的,怎么你們還臨時改變賭博的方法呀?如果弄得太復雜了,讓我們輸掉了這場賭注的話,我告訴你我兜里面可沒有太多的錢呀。”
李家的那個女孩子李芷一走了出來,她拍了拍白玫瑰的肩膀,之所以這么說,也是為了提醒她,他們這一次過來是賺錢的,白玫瑰可別最后讓他們輸錢了。
如果白玫瑰敢讓他們李家輸掉了錢,那這一次的事情可就是鬧大了,他們李家絕對不會放過白玫瑰的。
白玫瑰看了一眼李芷一,有一些討好的說道:“李小姐,你就放心好了吧,我這一次敢讓你們過來,肯定是有我的底氣的,不管怎么樣,我肯定會讓你們贏下來這場賭局的。”
“喂喂,你們是不是在背后商量一些什么樣的事情啊,我告訴你們,這一次咱們玩的方式也是以擂臺賽的方式決策出來誰輸誰贏。”
杜石榴站了起來,對著白玫瑰他們說道:“只不過呢,你們的拳擊手是由你們自己去尋找的,我也得去尋找我的拳擊手才行,我們各自派出來相信的拳擊手,誰要是贏了的話,誰就拿走牌桌上的所有的錢,怎么樣?”
“原來你做好的準備就是這樣啊,杜石榴,不得不說你真是一個沒有見識的女人,你難道還以為在這么短的時間里面,你能夠找到一個厲害的拳擊手嗎?”
白玫瑰聽到這番話的時候,頓時就笑了起來,她似笑非笑的說道:“我酒吧里面的拳擊手任由你挑選,無論你看上了什么人,你都可以開出價格讓他們上擂臺,但是呢,我可跟你說好了,你如果單獨讓我酒吧里面的拳擊手去打擂臺賽的話,他們收取的價格可都是非常昂貴的,而且最后還不一定能夠贏下來比賽。”
“我之所以這么說,肯定有我的底氣,我找什么樣的拳擊手不用你們操心,只不過想要跟你們確認一下,你們同不同意這樣玩,如果要這樣玩的話,那我們就可以開始了。”
杜石榴懶得理會白玫瑰,她當然不可能在酒吧里面去尋找那些等待著上擂臺的拳擊手,那些人都是白玫瑰的手下。
杜石榴要找的那個人肯定就是云軒,有云軒上擂臺的話,無論是什么樣的人,最后一定都可以贏下來。
這是杜石榴確信的事情。
“好說好說,我們這次既然敢讓你過來,肯定就是玩的起的,你能夠找到人上來打擂臺賽,我們怎么可能會拒絕呢?”白玫瑰笑了,捏著手中的細支女士香煙,笑瞇瞇的望著杜石榴:“那能不能確定接下來另外的一件事了,就是請問杜女士,你是準備怎么樣掏錢呢?別怪我說的直接,你手里邊可沒有那么多的現金吧?要拿那么多錢上牌桌,你是不是要抵押了你手中的酒吧才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