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風文學網 > 易孕體質七零長嫂兇又甜程惠高遠 > 第328章 把敵人變成親叔

“孫翻譯...”張亮有些不悅的眼神示意。
她這個表情干什么?要吵架?大庭廣眾的,飛機上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她這不是給他們部門丟人嘛!
而且還是一見面就懟個陌生人,果然是出了名的脾氣臭。
要不是翻譯實在不夠,她的資格又老,真不想跟她一組!
程惠雖然覺得這惡意來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她也不是很介意。
這種莫名其妙的惡意她經歷得太多了,畢竟老祖宗都說了,眾女嫉余之蛾眉兮......
但是她不慣著!
她笑著道:“原來是孫翻譯,巧了,廠長只是我的兼職,我這次主要也是給我們省幾個廠當翻譯去的。”
楊岳.....咦?他怎么不知道?小程就喜歡給自己安排工作!
孫琴冷笑一聲:“不是什么翻譯都有資格坐飛機的!”
程惠笑道:“正巧,我有。”
“你!”孫琴就要爆發。
胳膊被同事拉了下,抬頭就看見王楠不悅地看著他。
他都后悔跟孫琴分一組了。
這人就不長腦子。
這小同志一看就不夠資格,卻能上來,后面就是有說法啊,還問!
而且周圍人都看過來了沒發現嗎?
孫琴還有點理智,“哼”了聲坐下了。
程惠也沒揪著不放,那就沒格局了。
張亮趕緊打圓場,介紹楊岳:“這位是安東廠長楊岳楊廠長。”
“噢!~”周圍響起好幾聲驚呼。
楊岳可是很出名的。
全國也沒幾個員工規模上40萬的大廠,而且安東在軍工和民生領域都很重要。
楊岳站起來,跟王楠握手。
程惠抱著孩子不方便,坐著沒動,她現在就是個小翻譯,小廠長,按理沒資格跟王楠握手呢,還是老實坐著吧。
楊岳又介紹了一遍程惠:“這是我侄女。”
眾人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尛說Φ紋網
只有張亮,又好好看了一眼楊岳。
他當初在哈市的時候,可是親眼看著楊岳想摘程惠桃子,結果被程惠坑了一把,灰頭土臉,像個笑話。
兩人之間火藥味不大,但是壞心眼一堆!
這要是放在別人身上,都成仇了!
結果現在楊岳這“侄女”叫得這個親,比親的都親!
他又看了一眼程惠,他可不覺得兩人現在關系這么好,是楊岳的關系。
嘖,把敵人變成親叔.....
他要是有這本事,他今天就當領隊了!而不是個小組長。
王楠跟同事換了個座位,坐在楊岳左邊,想跟他聊天。
不過兩人中間還隔著過道和程惠。
程惠坐在靠過道的位置,方便進出。
這樣,王楠不得不偶爾跟程惠聊幾句。
“小程是當翻譯的?翻譯英語還是俄語啊?”他隨口問道。
其實他不信,他覺得程惠可能是趁機去旅游的,帶著孩子怎么當翻譯?
程惠笑道:“都會一點點。”
她上輩子就記性好,學語言事半功倍,很有天賦,本來就會幾國語言。
這輩子記憶無敵了,她閑著沒事又翻了幾本外國字典,結合自己上輩子會的那些基礎,又鞏固了一下。
當然現在外國字典很少,普通人有一本可能都會被上綱上線,扣帽子。
但是到了另一個層次,卻不是這樣了。
像廣交會上,需要大量會各種外語的人。
幸存的一些高校也有外語專業,學生不多就是了。
王楠聽程惠這么說,以為她水平稀松,就笑了笑沒再問。
她這個年紀,如果上學的話,沒準剛上大一大二,現在能會什么
“楊廠長,聽說你們廠新研發了一款集成芯片流水線!可惜,報上來的有點晚了,不然就應該進入名單里,沒準也能出口創匯。”王楠對楊岳道。
“不過沒關系,春交會趕不上,還有秋交會。”王楠道。
楊岳看了程惠一眼,呵呵笑:“不急,我們芯片的總工說了,那流水線是定制的,技術還不完善,雖然能生產芯片了,但是要想達到國外同產品的性能,還得改進一下細節。”
王楠點頭:“那你讓你們總工抓緊一下,國際上,芯片的市場是非常大的!”
楊岳又看了程惠一眼,笑道:“好說好說,等她有空的,就給我們改進了。”
王楠微微皺眉,總看你侄女干什么?
一直站在旁邊看熱鬧沒坐下的張亮......他想起來了,那個芯片就是專門給烤箱生產的!聽說整個烤箱里的技術都是程惠研發的,那應該也包括芯片。
“你們總工忙什么呢?比芯片還先進的技術?”王楠好奇地問道。
據他所知,芯片就是世界上最先進的科學領域了。
楊岳憋不住了,哈哈笑道:“我們總工之前忙著坐月子呢。”
王楠......他的視線有些僵硬地落在程惠身上。
程惠笑道:“想來王部長之前應該沒有看過芯片生產線的報告,上面的研發人,就是程惠。”
王楠眼睛微微睜大了幾分,他想起來了,他是看過的,研發人一串,但是最前面的是程惠。
這名字并不太女性化,就算女性化的名字,后面也可能是個男人。
他對國內國外的機械領域都很關注,卻也覺得這名字陌生,還以為是個熬了多年的掃地僧呢!
是個四五十歲,五六十歲的老男人!
或者驚喜一些,是個三十來歲剛剛嶄露頭角的科研新秀!
但是現在,看著這個抱著孩子巧笑倩兮的小姑娘....他有種割裂感。
“切!”前排響起一聲嗤笑,孫琴沒有回頭,只是用不大不小的聲音道:“真能吹,才幾歲就研發了世界一流的生產線?怎么不上天?不會是借著身份,頂替了別人的成果吧?真是....”
估計楊岳的臉面,她沒說完。
但是懂得都懂!
一個大廠長,給自己侄女鍍個金,用個非常手段,也不是不可能。
周圍看戲的人都有站起來的,落在楊岳和程惠臉上的視線都有些莫名了。
楊岳已經氣得滿臉通紅。